为什么尤二姐的人生注定悲剧

容貌在凤姐之上,性格乖巧,温顺。

“不过几日,早将诸事办妥.已于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买定一所房子,共二十余间.又买了两个小丫鬟.贾珍又给了一房家人,名叫鲍二,夫妻两口,以备二姐过来时伏侍…….那贾琏越看越爱,越瞧越喜,不知怎生奉承这二姐,乃命鲍二等人不许提三说二的,直以奶奶称之,自己也称奶奶。”曾经忧虑人生的二姐遇到了梦中的高富帅,于是决心从二奶做起,摆脱失足妇女的命运,改善从良,从此可以荣华富贵,尽享人生了。

尤二姐可能觉得面对的只是一个“人家是醋罐子,他是醋缸醋瓮.”的头脑简单的母夜叉罢了,对方除了性格霸道些,也是像她一样以色事人的低俗女子,殊不知对方是个对丈夫一片真心的世家千金之外,还是个聪明智慧,头脑清醒,手段狠辣的女强人,泼皮破落户,触及到她的利益,抢了她的老公,践踏了她的尊严,人家能善罢甘休吗?和人家智商差距如此之大,心理素质还那么不好,尤二姐的命运,注定就是悲剧收场,纯粹就是作死的典范了。

其实,她本不姓尤,母亲改嫁,她和妹妹随了继父的姓,这一姓竟然应了她的美貌。只可惜,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骨子里风流,自己也说“虽标致,却无品行.看来到底是不标致的好。”

继父家的姐姐尤氏命运不错,成功嫁入豪门,给族长贾珍做了填房,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奢侈浮华,虚荣心很强的尤二姐看在眼里,羡慕至极,默默地恨自己命不好,被家人许配了一个小康之家还破产了。姐夫贾珍是个好色淫魔,情场老手,连自己美丽的儿媳都不放过,何况是没有骨血亲的小姨子呢,一来二去,单纯愚笨的二姐就和姐夫混到一块儿了,外甥贾蓉更是放浪形骸,整个一纨绔淫乱弟子,和父亲一道,根本不顾及姨娘的辈分,与尤家姐妹暧昧不清,他能找出充分的理由解释“各门另户,谁管谁的事.都够使的了.从古至今,连汉朝和唐朝,人还说脏唐臭汉,何况咱们这宗人家.谁家没风流事,别讨我说出来.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利害,琏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.”可见,当时富贵人家的关系何等的混乱不堪,丑陋无比。爱慕虚荣,思想简单的尤二姐身处这样的环境,人生观,价值观都是畸形的。

“贾琏素日既闻尤氏姐妹之名,恨无缘得见.近因贾敬停灵在家,每日与二姐三姐相认已熟,不禁动了垂涎之意.况知与贾珍贾蓉等素有聚麀之诮,因而乘机百般撩拨,眉目传情.那三姐却只是淡淡相对,只有二姐也十分有意.但只是眼目众多,无从下手.”见着了传说中风流妩媚的尤物,有点相见恨晚的意思,以往承欢的那些女子都是多么的俗不可耐,奇丑不堪,这次,贾琏似乎动了真情,贾蓉揣知其意,便笑道:“叔叔既这么爱他,我给叔叔作媒,说了做二房,何如?”贾琏又笑道:“敢自好呢.只是怕你婶子不依,再也怕你老娘不愿意.况且我听见说你二姨儿已有了人家了。”贾蓉道:“我老娘在那一家时,就把我二姨儿许给皇粮庄头张家,指腹为婚.后来张家遭了官司败落了,我老娘又自那家嫁了出来,如今这十数年,两家音信不通.我老娘时常报怨,要与他家退婚,我父亲也要将二姨转聘.只等有了好人家,不过令人找着张家,给他十几两银子,写上一张退婚的字儿.想张家穷极了的人,见了银子,有什么不依的.再他也知道咱们这样的人家,也不怕他不依.”事情麻烦,有点外患,贾蓉帮着很快解决了,如此热情,贾蓉也是有原因的了,可能爷俩早就厌烦了呆笨的尤二姐,对风流俊俏,聪明伶俐又风情万种的尤三姐早垂涎已久,何不做个顺水人情,把玩腻了的二姐送出去,免得日后生事端。

正如她的姓,一个天生尤物,“……标致,举止大方,言语温柔,无一处不令人可敬可爱,”馋嘴的贾琏对贾蓉说“人人都说你婶子好,据我看那里及你二姨一零儿呢。”

于是,贾琏适时地出现了,贾琏虽是个高富帅,却有饥不择食的怪癖,喜欢“捡破鞋”,钟情妓女荡妇,而且品味极低,不管脏的,臭的,总往屋里领,他热衷一夜情,露水之欢,完事之后给点钱打发了,不留后患。想来那贾琏是被女强男弱的家庭生活折磨地郁闷了吧,每天面对强势无比,骄横跋扈的老婆,心理压力太大了,需要在外面寻找一些温柔顺媚聊以安慰。

“叔叔回家,一点声色也别露,等我回明了我父亲,向我老娘说妥,然后在咱们府后方近左右买上一所房子及应用家伙,再拨两窝子家人过去伏侍.择了日子,人不知鬼不觉娶了过去,嘱咐家人不许走漏风声.嫂子在里面住着,深宅大院,那里就得知道了.叔叔两下里住着,过个一年半载,即或闹出来,不过挨上老爷一顿骂.叔叔只说婶子总不生育,原是为子嗣起见,所以私自在外面作成此事.就是婶子,见生米做成熟饭,也只得罢了.”很棘手的内忧问题也好像解决了,自认为聪明的贾蓉感觉做得滴水不漏,色胆包天的叔侄们,以为真能瞒得过精明强干的凤姐,为尤二姐的悲剧埋下祸根。

陪着贾珍父子找乐子,寻求刺激,时间久了,二姐心生忧患意识,知道那爷俩卑鄙龌龊,都是不负责任的男人,和自己混乱的同时,还对妹妹虎视眈眈,自己可不希望一辈子被他们当做及时行乐的工具,只日日祈盼找个能依靠的主儿,哪怕做妾做小,过吃穿不愁的生活就好,当然,能和姐姐一样嫁入豪门,是尤二姐最美好的愿望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尤二姐是红楼梦中妇孺皆知的一个女子,对于她的悲剧故事都耳熟能详,本该是引以为戒的,一个女人,以色事人,焉能长久,把命运赌注在男人身上,结局注定悲惨。纵观当今社会,一个多元化的舞台,复制封建残骸的事例却屡屡发生,丑态百出,人生充满诱惑,充满躁动与喧哗,诸多后来者,竟乐此不疲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………….

澳门新葡亰 1

澳门新葡亰,看到这里,我们就知道二姐的悲剧开始了。

她虽然美艳,却愚钝,同为一母所生,也没有三姐的刚烈性子,那三姐是女汉子的性格“自己高谈阔论,任意挥霍撒落一阵,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,竟真是他嫖了男人,并非男人滢了他.一时他的酒足兴尽,也不容他弟兄多坐,撵了出去,自己关门睡去了.”或许,厉害的三姐嫁入豪门才不会吃亏。在豪门生存,若没有高深的背景,就需要足够的智慧,大姐尤氏看似也愚钝,但脑子里却有大智若愚的缜密心思,懂得夹缝中苟生的道理。尤二姐呢,事前听了兴儿的荣府之事备细,“提起我们奶奶来,心里歹毒,口里尖快…….一辈子别见他才好.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,上头一脸笑,脚下使绊子,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:都占全了.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.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,那里是他的对手!”如此事实忠告,她却不以为然,一点都不放在心上,还自信地说什么“我还要找了你奶奶去呢。”“我只以礼待他,他敢怎么样!”

澳门新葡亰 2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澳门新葡亰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