丫环司棋为什么敢在大观园中初尝禁果

司棋是《红楼梦》中最胆大妄为的丫环。我这个评说是带有褒义的,尽管司棋并不是那么待人召见。“胆大”是因为司棋敢作敢为,第六十一回司棋派小丫头莲花儿到厨房要一碗炖得嫩嫩的鸡蛋,厨师柳嫂子势利不给做,啰里啰嗦地跟莲花儿吵半天,司棋火冒三丈,带着一帮丫环到厨房砸场子,“凡箱柜所有的菜蔬,只管丢出来喂狗,大家赚不成!”小丫头们一阵乱翻乱掷,柳家嫂子老实了,乖乖地蒸了一碗鸡蛋送过去,司棋全泼在地上了。

真是“人善被人欺”,掐尖要强的晴雯姐姐要吃芦蒿,柳嫂子忙不迭地奉承,问是要肉炒还是鸡炒,然后狗颠儿似的亲自捧过去。二木头迎春姑娘懦弱老实,人见人欺,下人也不把她当回事,连屋里的丫环也跟着受气,要个豆腐是馊的,要个蒸鸡蛋差点动刀动枪了。

所以,司棋的发飙恰到好处,原来姐也是有脾气的!再一次证明了有时候“拳头比讲理更有用”的硬道理。

“妄为”则是不计后果的行为,说做就做,不瞻前顾后、婆婆妈妈,司棋的“妄为”当然是指与表弟哥潘又安的“那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”。

小厮潘又安的名字似乎有点文化的样子,不知道是否有“貌似潘安”的雅意?《红楼梦》中很多小厮、丫环的名字很有意思,比如“茗烟”、“锄药”,比如“司棋”、“侍书”、“入画”、“袭人”,诗情画意的,但都是主子起的“笔名”,而“潘又安”好像是真名。

图片 1

司棋与当小厮的表弟潘又安恋爱了。这很正常,但在大观园里是不正常的,园中是有秩序和规则的,不得私传信件,不得夹带物品,更不允许孳生私情,但是,这些司棋都统统做了,而且,更加非同寻常的是他们急不可耐地在大观园的花丛中幽会偷情了!

这场幽会虽然没有像香港三级片《红楼梦》表现得那样露骨,却已然是暗通款曲了,傻大姐捡到的两个赤条条妖精打架的绣春囊足以证明一切。可怜的鸳鸯躲都躲不掉,被动地当了唯一的观众,鸳鸯女无意遇鸳鸯,鸳鸯是无意的,曹雪芹却是有意的,他要让无奈的鸳鸯在爱情面前显得更加无奈,同时刺激一下诸位看官的神经——鸳鸯女的命运多么悲惨!

闲话少说。丫环司棋为何胆敢在大观园里私会情人呢?

我们知道,《红楼梦》里丫环的命运最终有两个,要么是给男主子做妾,比如平儿被贾琏收了妾,袭人被宝玉强行同领云雨之事成为暗妾,鸳鸯被贾赦意淫为妾,只是鸳鸯不肯。姿色平平没有背景的丫头到了年纪配个小子,打发出去,自己是做不了主的。所以,司棋的举动有着积极的意义,自由恋爱——贾府丫环中的第一个反叛者。

按照《红楼梦》的描述,司棋“高大丰壮,品貌风流”,由此猜测,从面相上看主“淫”,夫“淫”者,迷惑也,与金陵十二钗一样,心中郁结着一股缠绵不尽之情而不能自拔。只是金陵十二钗皆归属太虚幻境薄命司,警幻仙子说过“庸常之辈,则无册可录矣。”司棋连十二钗又副册都进不了,大概是个异类,如同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,做点出格的事并不奇怪,大观园在司棋的眼中瞬间变成了一个地名,管他清规戒律哩!

有一种真情叫情不自禁。想那司棋对潘又安是动了心,一个小厮,无钱无势无地位,司棋凭什么跟他共入花丛呢?这就是爱情啊!

这爱情一定有个结果,司棋想,他们就这样入巷了。

如果不是鸳鸯,这个故事会延续下去,甚至有一个美好的结局。所以这一回也可以改为《鸳鸯女拆散鸳鸯梦》,司棋自此心有余悸,慌乱中丢失了春宫香囊,导致抄检大观园,司棋被撵出,而那个表弟潘又安竟然吓得逃走了。

潘又安是个胆小怕事又多疑的男人,这样的男人最是靠不住——发了财回来还要装穷考验一下司棋,他这是用钱称司棋的情,可怜的司棋至死不渝:“一个女人嫁一个男人。我一时失脚,上了他的当,我就是他的人了,决不肯再跟着别人的。我只恨他为什么这么胆小?一身作事一身当,为什么逃了呢?就是他一辈子不来,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。妈要给我配人,我原拚着一死。今儿他来了,妈问他怎么样。要是他不改心,我在妈跟前磕了头,只当是我死了,他到那里,我跟到那里,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。”

图片 2

将脑袋撞破致死的司棋不知是否能够在薄命司添上一笔,倘若如此,那真是因果循环,殊途同归,“金陵十二钗”可设“又又副册”了,首页上画着一幅画,不过是一堵墙,旁边有一滩血渍,后面有几行字迹,写的是:

偶入橘中,嗔痴怨时时相伴;侍立枰旁,儒释道皆入法眼。爱恨风流成泡影,寂寞血溅高墙。

这是我杜撰的,不过,这司棋的判词自认为写得不错,窃喜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澳门新葡亰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