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大罪使她必死无疑

而尤二姐呢,竟然敢让贾琏偷娶,竟然敢在贾府门外小花枝巷偷偷买屋居住,还偷想公然堂然入贾府的机会是很多的吧,所以贾琏出差平安州,被凤姐得知后,凤姐真是堂堂然要迎她入荣府,她竟然公然对凤姐说进荣府是早想的正道。直接不客气地呼凤姐为姐姐,真把自己当二房看了,可是她在凤姐眼里是什么?应是连妾也不如的吧,除她之外,有谁敢越过平儿去?关系不明,犯上必死罪过之二。

图片 1

年少之时读《红楼梦》,对凤姐在尢二姐之死上是怨恨,怨凤姐之狠之毒。现重读《红楼梦》却是这样想:尢二姐之死凤姐固然有不可推卸之责任,但尢二姐责任应是更多些。从某些程度上对凤姐更多了同情,因为尤二姐的死加重了她的罪孽,为之减寿不只十岁。

娘家有人,势力财力雄厚无人敢欺是中国每个社会不用言说的社会行情。看王熙凤王夫人,娘家有人有势,贾府有谁敢不把这二人当盘菜试试?连两人的奴才也比别的奴才有脸呀。

如果说尤二姐勾搭贾珍是被势逼迫还情有可原,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可是她与贾蓉勾搭又如何理解?只能说她品性确是有问题,除了依姿色夺人诱惑钱财外,对肉欲也是很重视的,所以贾琏一勾即成,也就是贾琏随身所戴一块汉玉吧了。偷人父子是大罪,这大罪应短促她不只十年寿限吧。

如鲍二家的。

三、表里不明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而尤二姐聚麀人家丈夫儿子父子就是欺人犯上。想来尤氏并不是不知道吧,连奴才都是满天叫嚷她能不知?她是装糊涂罢了,如以常人之心来论二姐三姐之行为,应把她们撵出宁府使之流落街头,以二姐三姐之品性可推知她们能织布还是能耕田?只能是流落烟花巷。

要知道,她是依靠大姐尤氏,与尤氏既不同父也不同母,应是尤氏不忍她们饿肚才接她们入宁府的,趁食身份而已,不帮衬大姐还偷人丈夫与儿子,这儿子不是亲生的也不行,伦理在那里,她这样行事,从某种程度上更加削弱尤氏在宁府的撑家能力。所以说她表里不分。

尤二姐品性不良应是定论。不论是现在还是在《红楼梦》的时代,一般社会群众对女子的品性还是比较在意的,不管她是出身于富贵之家还是贫贱之户,曹雪芹对之应是比较敏锐的,所以《红楼梦》中品性不良的女子大多无好下场。

二、认识力不够,犯上。

尤二姐之死让人可怜,但其死与其本人素质低有相当关系,罪过较多,例举如下:

现今社会流行之小三小四们是不应从中吸取些什么?

而尤二姐比之以上二人有过之而无不及。尤二姐连最起码的伦理关系都不顾,她怎么会不死?

贾府男人被她偷玩了个遍,从高到低,贾琏是代表,被凤姐逮个现行,仆役没有详细例举,但书中已表。最后应是畏情自杀。

二姐三姐应是在宁府生活不是一日两日,可是她们始终不想弄明白这表里关系的重要性,也就没有摆正自己在宁府的身份地位,其实就是贾琏真正偷娶了二姐,二姐的身份也仅是临时情人罢了,看贾琏对之关系的态度就好,如贾珍再染指二人也无可无不可,因为她默许贾珍继续挑逗三姐,二姐也应不在话下。

尤二姐这人心不坏,但比较糊涂就坏她的菜。

所以她在凤姐风闻偷娶之事到小花枝巷接见她时,二姐竟然以姐姐相称凤姐,凤姐还不是气上加气,这就是公然的越上,这是犯了层级关系不明之大过,在凤姐看来,假以时日如生了儿子还不取而代之?再说尤氏在宁府之地位应是众人皆知吧,除贾珍就是她了,可还不是被凤姐看低,尤氏尚且何况二姐三姐,根本不在凤姐眼里。

另外,她不明她娘家无人,早已势微,无人为之撑腰。

图片 2

在等级森严的贾府,犯上就是大罪。

尤三姐也是如此。

如此以上罪过,尤二姐必死无疑。

一、品性不良。

可见人心不古,我在此列。

再如迎春之丫头司棋,司棋是上等丫头,迎春也很看重她,在贾府地位也是有的,从她吩咐小丫头莲花到小厨房订鸡蛋羹即可看出,无论是吃与穿还是有得讲究的。可是她多情,与表兄勾勾搭搭私定终身,被好姐妹鸳鸯无意发现幽会偷情,鸳鸯吓个半死,而表兄畏罪逃跑,她也被吓得大病不起。又偷留表兄之定情物,后来在王夫人抄捡大观园时事发,被撵出大观园,后来终是因此而碰柱身亡,香消玉殒。

鲍二家的是如此。她竟然在被贾琏得手后又公然入凤姐房中与之偷情,这就是不一般的犯上,就是现今这个婚姻无良的社会这也是大罪过,按说这么个有名的花姑娘不应以死来谢偷情之罪吧,但她死了,不是王熙凤让她死,是那个社会那个时代定义她必死吧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opyRight © 2015-2020 澳门新葡亰 All Rights Reserved.
网站地图xml地图